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拍賣 > 拍賣資訊 > 中國從安思遠收購拍賣來的《淳化閣帖》

中國從安思遠收購拍賣來的《淳化閣帖》

來源:  瀏覽 1738

《淳化閣帖》共10卷,收錄了中國先秦至隋唐一千多年的書法墨跡,包括帝王、臣子和著名書法家等103人的420篇作品,被后世譽為中國法帖之冠和“叢帖始祖”。第一卷為歷代帝王法帖;第二至第四卷為歷代名臣法帖;第五卷為諸家古法帖;第六卷至第八卷為王羲之書;第九卷和第十卷為王獻之書。
 說起《淳化閣帖》的回歸,就不能不提起吳爾鹿這個人。吳爾鹿生于北京,目前定居美國,聞名于國際中國藝術品拍賣界與中國當代藝術領域。

  1983年,吳爾鹿留學美國,攻讀藝術史。1986年,他來到著名中國古董收藏家安思遠家打工,幫他整理收藏的古玩,慢慢地成為了安思遠的收藏顧問。
 1994年,在佳士得拍賣行的一場中國古代書法拓本專場中,有不少為香港收藏家李啟嚴所藏的書法碑帖,其中就有《淳化閣帖》第四卷。吳爾鹿建議安思遠競拍《淳化閣帖》。

吳爾鹿告訴安思遠,這件法帖與德國政府300萬元美元購進的古登堡插圖本《圣經》有一比。聽從了吳爾鹿的建議,安思遠用8.96萬美元拍進了《淳化閣帖》第四卷。

  1995年,安思遠又在佳士得舉辦的中國書畫拍賣會上以20.25萬美元競拍到《淳化閣帖》第六、七、八卷,這三卷為臺灣收藏家吳樸新所藏。吳氏本來居住上海,后去了臺灣,他去世以后,其家藏大部分被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購去,可能由于大都會對《淳化閣帖》認識不足,沒有買這件《淳化閣帖》。拍賣會上,安思遠一手拄著拐杖,一手捧著酒杯,頻頻舉牌,最終競拍得勝。
安思遠最初看到《淳化閣帖》是在上世紀60年代的香港。當時他路過一家賣小商品的商店,看到櫥窗里放著幾把書法扇,古色古香,令他頗感興趣。店里一個年輕姑娘介紹說這些扇子都是她父親的,她的父親喜歡收藏中國文物。應安先生的要求,小姑娘帶他見到父親李啟嚴。李先生和安思遠相談甚歡,并將他的收藏拿出來給安先生一一過目。也就是在李啟嚴家,安思遠第一次看到了《淳化閣帖》第四卷。李啟嚴又介紹安思遠認識了擁有《淳化閣帖》第六、七、八卷的另一位收藏家吳樸新。當時安思遠有意購買,但是他們都不愿出讓。

1992年,香港的佳士得拍賣會上出現了李啟嚴的藏品,安思遠才知道李啟嚴已經去世,但是這一次的拍品里面沒有《淳化閣帖》。1994年6月1日,美國嘉士得公司組織中國古代書法拓本拍賣專場,其拍品中就有李啟嚴所藏《淳化閣帖》第四卷的歷代名臣法帖,安思遠到場拍進了《淳化閣帖》第四卷。

1995年9月19日在紐約克利斯蒂舉辦的中國古近代名畫拍賣會上,收藏家吳樸新的藏品出現在拍賣會上。吳樸新去世之后,家藏大部分為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購去,大概是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對《淳化閣帖》認識不足,使之成為漏網之魚流失到拍賣會上。安思遠競拍到了《淳化閣帖》第六、七、八共三卷。


  1994年,當時的文物出版社社長蘇士澍,把印著《淳化閣帖》的拍賣圖錄拿給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主任委員,碑帖與書畫專家啟功先生看,啟老看后十分激動,從此就把有生之年能見到《淳化閣帖》當作了難以忘懷的心事。

  1996年3月,國家文物局外事處處長王立梅,即將赴美參加“中華文明五千年文化藝術展”的談判。行前,啟功把她和蘇士澍叫去,對她說:“你這次去美國,能不能去找一位叫安思遠的人,據說他藏有《淳化閣帖》,請他拿到北京展覽。我不見到宋刻真本,死不瞑目。”

  王立梅回答說:“我一定給您辦到!”

  在美期間,王立梅通過久居紐約的好友找到了安思遠,向他轉達了啟功先生的請求。

  當安思遠把四卷《淳化閣帖》放在王立梅面前時,她顯得十分激動,洗了手,戴上手套,虔誠、屏息靜氣地翻閱起來。紅木盒套封的《淳化閣帖》散發著濃厚的歷史氣息,打開封套,真絲裝裱的封面上,蠅頭小楷“淳化閣帖”字樣赫然入目。

  安思遠談到:“我沒想到中國人是這樣欣賞法帖的!在美國沒有人重視它,他們會認為這是印刷品,沒什么價值。我愿意將它帶到中國去展覽,讓啟功先生看,讓真正欣賞它的人看到。”

  他接著提出:“我也可以將《淳化閣帖》讓給你們,但不是無償,我們可以交換,可以不要等價。”

  “您對交換的文物有目標嗎?”王立梅問。

  “可以交換故宮收藏的清代朝珠。”安思遠說。

  回到北京,王立梅立即向國家文物局領導匯報了有關情況。局領導馬上與故宮博物院聯系,了解是否有可做交換的朝珠。

  1996年9月,安思遠先生如約攜北宋拓《淳化閣帖》四、六、七、八卷到北京,在故宮博物院進行展覽。啟功等國內頂級鑒定家、書法家對這四卷《淳化閣帖》進行了鑒定。他們仔細辨認了每個印章和題跋,一致認為這四卷是宋刻宋拓無疑。

  這四本《淳化閣帖》流傳有序,帖上有北宋人的墨汁跋語及印章,南宋時曾為王準、賈似道等所藏,元為趙孟頫藏,清為孫承澤、安岐、錢樾、李宗瀚、李瑞清等遞藏,民國收藏者為周湘云、蔣祖詒和吳樸新。

  宋仁宗慶歷年間,宮中意外失火,拓印《淳化閣帖》的棗木原版不幸全部焚毀。這使得初期的拓本顯得更為珍貴,當時已價值連城。后來,全國各地輾轉傳刻,宋朝時就已有30種以上的翻刻本。使得中國社會逐漸形成了一個刻帖的風尚,這種風尚傳至明清,依然延綿不絕。

  為了能夠交換成《淳化閣帖》,王立梅專程到故宮和楊新副院長到珠寶庫房挑選朝珠。結果,好一些的朝珠都記載在典章制度里,不宜拿出交換,其余的均不夠檔次。交換《淳化閣帖》的事只能暫時作罷。

  展覽結束,安思遠先生只得將四卷《淳化閣帖》帶回美國。

  《淳化閣帖》在北京一亮相,也引起了“各路兵馬”的重視。

  上海博物館幾年里分別托人嘗試與安思遠進行聯系購買,都沒有成功;北京翰海拍賣公司托吳爾鹿進行聯系,安思遠的售價定在600萬美元,不肯讓步。

上海博物館一直想收購此帖,多方與安思遠保持聯系,曾委托原國家文物局外事處處長王立梅赴美與之洽談。2003年4月初,王立梅再次赴紐約參加會議。汪慶正副館長拜托她代表上博去與安思遠洽談,如果價錢合適,他們準備買回《淳化閣帖》。

  離京前,王立梅約上蘇士澍專程去拜望啟功,告訴啟老這次爭取將《淳化閣帖》帶回來,啟老十分高興。此時,啟功和蘇士澍并不知道她已經接受了上博的委托。

  2003年4月7日晚,安思遠家,王立梅提出收購《淳化閣帖》的意愿。安思遠告訴她:我只希望《淳化閣帖》回到中國,所以我對日本人開出的價是1100萬美元,對其他中國人開價是600萬或550萬美元,我知道您是為國家買,給您的價格是450萬美元。當晚王立梅請示了汪慶正。汪先生回答:我們接受450萬美元的價格,為了避免夜長夢多,您這次把東西帶回來吧!

  王立梅隨即通知安思遠,價格已經談妥,并提出希望將東西帶走。安思遠表示同意。安思遠說:“《淳化閣帖》是中國的寶物,還是讓它回歸故里吧。”王立梅即刻找到北京歌華集團駐美辦事處出面做了擔保手續。

  4月11日上午,冒著大雨,王立梅在紐約兩位好友的陪同下去了安思遠家,將已包裝好的《淳化閣帖》取走,然后直赴肯尼迪國際機場。北京時間4月12日晚,王立梅攜帶《淳化閣帖》平安抵達了北京首都國際機場。

  第二天上午,王立梅電話向啟功報告:“《淳化閣帖》已經永遠回到了祖國!”啟功高興極了,一再說:“這太好了,這是真正的國寶回歸呀!”

  2003年4月14日晚,一列神秘的車隊在夜色遮掩下,一路疾馳,駛入坐落于上海人民廣場一側的上海博物館,護送的正是剛從美國回歸的《淳化閣帖》。汪慶正等六七位書畫碑帖專家當晚進行了仔細查看,確認這四卷《淳化閣帖》是存世最善本,其中第四、七、八卷為北宋祖刻本,第六卷為北宋祖刻泉州本。

  對《淳化閣帖》回歸一事,啟功先生后來評價說:“《淳化閣帖》是宋太宗趙光義時刻的,傳到今天,可信為宋代內府原刻原拓的《閣帖》,只有這3冊留存于世。這3冊都是王羲之書,有北宋佚名人跋1頁和南宋宰相王淮跋1頁,明末清初藏于孫承澤家,每卷前有王鐸題簽。這些都說明它是北宋原刻原拓。《閣帖》的回歸,是解放以來回歸文物中的一件大事,現由上海博物館收藏,可謂是物得其所,是再好不過的了。”


TAG: 拍賣

上一篇:中國嘉德2019年全球春季拍賣會征集開始

下一篇:沒有了

更多關于 中國從安思遠收購拍賣來的《淳化閣帖》 的信息
炸金花怎么开别人牌